<figcaption id="092563"><wbr id="gpfath"><ul id="URWDVSZA"><cite id="23914"><xmp id="862395"></xmp></cite></ul></wbr></figcaption>
<abbr id="tjqsnhilfr"><blockquote id="90813254"><sup id="KUCGBFXMPN"><colgroup id="WHGDO"><audio id="uspet"><sub id="O5KZErY"><rp id="qjihwvzom"></rp></sub></audio></colgroup></sup></blockquote></abbr>

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八章:又上祁旗山
     棕红的木箱子也不大,两边有一根绷带连在一起,看着像是七八十年代赤脚医生用的行药箱。

     这个小木箱到底是干嘛用的,我不得而知。

     而爷爷说的事情应该就是裸体女尸,那木箱子跟女尸有什么关系呢?

     箱子很轻,但我还是很小心的端起箱子,走到爷爷身边问道:“箱子拿来了,我能打开吧!”

     爷爷现在是特殊时期,我时刻都得小心着。

     只见爷爷眼睛一直紧闭着,双手放在盘坐的腿上,轻描淡写的说:“箱子打开看看!”

     等爷爷发话了,我才敢开箱子,一看,里面只是一堆各色的纸条,就像是什么符咒一般。虽然不知道效果怎么样,但单看数量怎么着也得用上几年吧,看到不好的东西就扔呗!

     不等我说话,只听爷爷又言:“箱子你带身上,这几天不要回来打扰老爷子我了,你就跟李青山做点正事吧,我也想看看我孙子到底能到什么程度,这么些年了,该放手了!”

     该放手了?

     爷爷说的话我一点都不明白,其实长这么大以来,我只对一个问题非常感兴趣,别人都说我身体不好是家里人吃死人饭碗导致的,这个到底是不是真的!

     想到这便问道:“爷爷,你的意思我不明白,还有我身体……”

     “有些事情你以后就知道了,你的身体不好不是那些原因,咱家吃的死人饭碗不错,但祖祖辈辈都没做亏心事!”不等我说完,爷爷便打断了我。

     “那父亲…”

     每次不等我一句话说完,爷爷就知道我要说什么了,就好像完全看穿了我的心思一般,或许这么多年来太了解我了吧!

     只听见爷爷说道:“你父亲的事情你还没有资格去过问,若是镶星借寿成功。”爷爷说到一半顿了几秒,见我在那边等着,爷爷才有些无奈的说:“算了,以后再说吧!”

     说完这些便让我赶紧出去。

     父亲的事情我没有资格?

     莫不是这其中还有些什么隐情?

     而且从爷爷的话语中能感觉到是铁了心的不要我待在这边,想来也是,二十年来我一直都生活在爷爷襁褓中,虽然不受人见待,但过得还算是舒心。

     从来都没有离开过爷爷,虽然只有短短的几天,但是我心里还是没有底。

     我背着木箱,头也没回的就出了门,心里默念希望几天以后我再回来,能看到爷爷平平安安的。

     至于爷爷说的若是镶星成功要怎么样,现在已经无所谓了,平安就好。

     出门以后,我便径直去找李青山,爷爷想要看看我到底能做到什么程度,有多大潜力,那我就要好好让爷爷瞧瞧,决不能让他老人家失望。

     现在时间还早,我在村里的火葬场找到了李青山,只见他正守在冰棺前抽着烟,神情中惆怅不已。

     我缓缓走过来,冰棺中的女尸已经穿上了红色的寿衣,脸上也用胭脂水粉化妆打扮了一番,就这么看着还是有几分姿色。

     李青山见我背着个箱子过来了,不禁笑了笑,言:“天宝啊,这是要立志当赤脚医生了啊。”

     这个时候他还有心思开玩笑,看得出来他自己应该非常也非常烦闷,要知道他可是从来都不抽烟的,现在居然还夹了香烟。

     我也只能附和着笑了笑,对他说:“你先给我安排个住的地方,我这几天都没有地方住了。”

     “怎么了,出什么事了?”李青山比我大不了几岁,沟通起来倒是方便,见我说一言难尽,直接让我去他家住。

     说是他家,其实也就是公家分配下来暂时落脚的地方,就两个房间,正好一人一个。

     说着李青山便直接带我去他家,路上也没有多说什么,因为我是一头的雾水,对于这个女尸我实在不知从何下手!

     不过既然是在祁旗山上死的,那么肯定会在现场留下些蛛丝马迹。

     想到这便问李青山现场的情况。

     待李青山把现场描述完以后,我没有发现任何异常,按照李青山的意思,好像就是从天而降一般。

     不过李青山越是这么说,我心里就越觉得奇怪,凡事都讲究因果循环,有因就有果。

     回到房间以后我想着,既然暂时也没什么好办法,就先睡一觉,前段时间爷爷的事情,天天是吃不好睡不香,现在先好好睡一觉,思路清晰了才能办事情。

     这一觉睡得确实香,一直到了晚上。

     我眼睛刚睁开,就看到床头有一张纸,又看了看窗户和门都是反锁的!

     这是什么东西?

     想着就把纸条给打开,里面写了几个秀气的字:若想知道真相,今夜子时来祁旗山。

     这是谁写的?

     关键在于,祁旗山这么大,也没说去祁旗山哪里啊!

     这到底是谁写的?

     想到这,我赶忙把们打开,看见李青山正在批阅文件,便问道:“青山,我在睡觉的时候,是不是有人来过?”

     “没有啊,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李青山放下手中的笔,一脸疑惑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 “这里有一张纸条。”说着我便把纸条递给了李青山,言:“纸条在我床头,一觉醒来就在。”

     “咦”

     李青山用手捏了捏下巴,看着纸条说道:“不可能啊,家里绝对没有来人,不可能有人进来。但是这纸条,是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 见李青山确定家里没来人以后,我心里暗想,神不知鬼不觉中进入我的房间,还能不开锁不砸窗,如果是人那就肯定是高人!

     如果不是人……

     村里是不可能有这样厉害的人,如果有也不会帮我,既然他这么厉害,为什么不自己去解决呢?

     莫非是鬼?

     但鬼也不可能写字的啊!

     想着便自言自语道:“不管了,一会去看看再说吧!”

     李青山见我说这话,马上跟着说:“行,我陪你一起!”

     这人倒是个仗义之士,可能是自己职责所在,可能是担心我深夜出去有危险,但是这份心我都领了。

     等着快到子时的时候,我背着木箱子就跟李青山朝祁旗山走去。

     很快我们就到了山脚下,去山上只有一条路,路上要经过十八回仙冢。

     说真的,长这么大我都不知道那仙冢到底是干嘛的,还有十二鬼洞,我更是只闻其名,未见其实。

     跟上次一样,一路上只能看到十八个低矮的坟墓。

     绕了好久都快到山顶了,但是纸条上说的真相还没有出现。

     眼看着还有百来米就到山顶了,李青山擦了擦脸上的汗,言语中有些不满:“天宝,这不会是骗我们的吧!”

     “不管骗不骗,马上就到山顶了,先上去看看再说!”

     其实我倒觉得不像是恶作剧,没有人会这么无聊,费这么大的劲给我送个纸条,结果还是闹着玩的。

     等我们快靠近山顶的时候,我隐约能感觉温度低了许多,原本是惬意的山风,顿时急转直下,感觉像是一阵阵阴风一般。

     我皱了皱眉头,把箱子打开一条缝,因为这个气氛不太对,若是有什么不好的东西,我肯定是甩他一脸的符。

     等我们刚踏上山顶,一阵阴风刮过来,这一阵风虽然不是很大,但是却让我打了个冷噤。

     李青山这时开始抱着胸口,感觉很冷的样子。

     我手里紧紧的攥着箱子,只听到李青山拽着我说:“天宝,这山顶也来了,没什么东西,咱们还是快走吧!”

     说着便要下山。

     我见这山顶什么都没有,又是阴风阵阵,心里也是有些慌,便准备跟李青山回去。

     哪知道这刚一会头,一个阴森森的脸正好对着我!

     是…

     是聂海复的先人——百年老尸!

     我吓得一个激灵,嘴里爆了一句粗口,一屁股坐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 只见这老尸就站在那里盯着我,一动不动,我咽了一口唾沫,手撑在地上顺手抓了一把石子,对着老尸就扔了过去。

     只见这石子竟然从老尸的身体传了过去!

     而李青山听到我的喊声以后,回头一看,说道:“天宝,怎么了!”

     怎么了?

     难道他看不见这个老尸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