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figcaption id="092563"><wbr id="gpfath"><ul id="URWDVSZA"><cite id="23914"><xmp id="862395"></xmp></cite></ul></wbr></figcaption>
<abbr id="tjqsnhilfr"><blockquote id="90813254"><sup id="KUCGBFXMPN"><colgroup id="WHGDO"><audio id="uspet"><sub id="O5KZErY"><rp id="qjihwvzom"></rp></sub></audio></colgroup></sup></blockquote></abbr>

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二章:清朝老尸
     等阿妈走后,只听到爷爷的脚步声,正朝我房间走来,我便小心的关起门,爬回到床上。

     只听到“吱”的一声,房间的门开了,见我在睡觉,爷爷叹了口气就走了。

     整晚,我脑子里都在想这件事。

     阿妈怎么感觉像是变了个人一般,对爷爷说话如此不客气。

     又是为什么不该回来?

     回来不是要看我吗?

     等到第二天,我刚一起来,便看到爷爷坐在堂屋里抽着旱烟,原本嘘声叹气,见到我以后便一改愁容。

     虽然我很想问问昨晚的情况,但是从他们两个人的言语中,似乎都不想让我知道,所以也就忍耐着没问。

     我也很识相的说了一句:“阿妈呢?”

     “你阿妈现在忙啊,大清早的就走了!”

     爷爷把旱烟放在桌角,言语中多有不干,说完便在家门口站着,似乎在等什么人。

     我心里多少有个一二三,索性便到堂屋后面等着,看看阿妈到底是要做什么事。

     晌午,我听到外面传来一阵汽笛声,便悄悄的从后堂摸到了内堂,透过纱窗能看到外面的动静。

     只见一辆黑色的轿车停在了家门口,车头的牌子村里从来没有出现过,上面有四个圈连在一起,车牌号是00001,前面两个红色的字“军A”,虽然我没有出过村子,但是看到这样的车,心里多少有数了。

     我躲在纱窗下面探出半个脑袋,看到车里出来几个人身着黑色西装,拉开后座的门在外面恭敬的等着。

     半响,从里面出来一个穿着便服的中年男人,光看着气场就能震慑住一般人,不过爷爷只是站在两米开外候着。

     两个人信步上前,只是离我的位置有些远,说话声音又不大,只能看到他们的嘴巴在动,却一句都没听到。

     言语之后,这男子从身后人手里拿了一包东西,递给了爷爷。

     只见爷爷对他作了一个揖,这男子便转身离开,不过爷爷却站在门口久久不肯离去,见状,我赶忙跑出去问爷爷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 爷爷只是摇摇头,说有些事我不应该过问。

     因为身体不好,一到中午就有些乏,便准备上床睡觉,但是爷爷却喊住了我。

     “小宝,这里有一包药,你拿去熬了,喝完再睡,记得熬好分七天喝完。”

     爷爷把药给我以后,我才看到是那男子递给爷爷的,想着昨晚的话,这应该就是阿妈让人送过来的吧,爷爷恐怕为了这药答应了那男人什么东西,但眼下爷爷也不会告诉我,倒不如去熬药。

     等我喝完药,小憩以后,发现爷爷已经不在家里了。

     只是村里好像有些不安定,我跑出去一看,却发现村口已经围满了人。

     我急急忙忙跑过去一看,发现竟然是爷爷背了一具尸体,那尸体竟然留着长辫子,前半截脑袋蹭亮的,穿着马大褂,脸上煞白无光,胸口有两个大窟窿。

     这一看就不是现在人啊,怎么着也得死了有一两百年了,怎么没烂?

     旁边站着的是中午来过家里的男子,面无表情招了招手,身后的人便上前准备把尸体给装起来。

     我从人堆里挤进去,看到爷爷非常疲倦的样子,心里说不出的滋味。

     村里人是一阵熙熙攘攘,平日都是背些金银珠宝,端的今天竟然背出个死人,还是一具很有年头的尸体。

     听到这些闲言闲语的,我跑上去就要拉着爷爷走,却听到那男人笑了笑说:“张老,这就是你的孙子吧,我孩子的哥哥,可算是见着了。”

     听这话,难道就是我的后爸?

     爷爷却没怎么搭理他,正要走时这男人喊到:“张老不请我去喝杯茶?”

     可能是累了,也可能是碍于权威不好拒绝,爷爷便拉着我回头坐上了车子,一直到家门口都没有说一句话。

     路上虽然我悄悄问爷爷,为何这尸体不腐烂,但是爷爷看都没看我一眼,只是双目紧闭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 等到了家门口,这男人也好生不客气,不等我们说话,自个径直走向堂屋。

     爷爷看了我一眼,示意我去泡茶,等我上茶的时候听见这男人说道:“张老,这件事情麻烦你了,家里老人的要求,咱做子女的也没办法!”

     “这倒是没什么大碍,只不过多行不义必自毙!”

     爷爷毫不客气的说了一句,这男人身边的几个黑衣人听到这话,却要朝爷爷走来。

     “不得无礼!”

     被这男人喝斥了一声以后,这些人都不敢再动。

     “哼!”爷爷冷冷的笑了一声,言道:“大官人父亲梦到先人远在他乡不得安生,如今这先人我也给大官人背出来了,虽孝心可鉴,却未必是好事啊!”

     “嗯?此话怎讲?”

     听爷爷说完最后一句话,这男人眉头却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 “百年老尸,重出天日,怕是有变!”爷爷轻轻抿了一口茶,淡淡的说了这么一句。

     虽然爷爷说的轻飘飘的,但这每一个字都是相当有分量,我竟然看到这男人额头冒出一层淡淡的油汗。

     “那依张老所言,你看…”

     “回去赶紧葬,最好是火化,如果不能火化就以蜻蜓点水穴下土,寅时入墓,棺椁竖葬,至于穴位、穴象、穴眼,找个风水先生看看就好。”

     爷爷一席话说完,这男人便匆匆告别。

     等人都散了,我终于忍不住,问爷爷:“这到底是怎么一会事?从阿妈回来的这两天到底发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 “这男人是个权贵,是你阿妈现在的男人,她已经变了。而今天背出来的尸体,是这男人的先辈,战死在疆地,扔在了哈木湖十二鬼洞中,至于其他的,以后有机会你去问你阿妈便能知晓。”

     “至于为什么尸身不腐,那是因为十二鬼洞聚阴几百年,阴气极盛,才保着尸身不腐。”

     爷爷意味深长的说了这么些话,其实我心里基本已经都知道了。

     事情发生之后,爷爷很快就出名了,十里八乡的都知道祁旗哈木村有个人可以出入十二鬼洞,不仅能从里面带出金银珠宝,还能从里面背出尸体。

     原本那些说爷爷损阴德的人,现在都神乎其技。

     一时间,登门拜访的络绎不绝,都是请求爷爷下去背几具尸体上来,要高价收购。

     无奈之下爷爷只能闭门谢客,谁都不见。

     这么些年,咱家都是在靠一个哈木湖过活,怎么如今有人要出钱,爷爷反倒不干了?疑惑之下,便去问爷爷原因。

     爷爷依旧只是抽着旱烟,淡淡的说:“走阴人有走阴人的规矩,有些东西绝对不能破!”

     走阴人?

     这个名头我倒是听说过,而且四下乡里有不少会走阴的,也没见着有哪个能去哈木湖的啊!

     想到这我便把心中的疑惑告诉爷爷,只听到爷爷干干的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 紧言道:“那些人只是会些骗人的把戏,外疆蛊术、内疆走阴。蛊术虽已经在中原发扬光大,但是走阴却日渐没落,那几个老家伙死后,现在内疆恐怕只有我一个人了。”

     等我再要问的时候,爷爷挥挥手又抽起了旱烟。

     我这爷爷向来是少言寡语,即便是对我这个亲孙子也是惜字如金。

     之后的几天,只是待在家里熬些药,倒也安生了几日,只是等到第七日的时候,那辆黑色的带着四个圈的轿车又来了。

     这日一大早,爷爷依旧是闭门谢客,外面熙熙攘攘像是来了不少人,从窗户那里看的分明,一大帮人簇拥着我的后爸过来。

     也不敲门,直接是把门给踹开了。

     我赶紧跑到堂屋,气呼呼的喊道:“你们干什么!”

     只听到为首的一个黑衣男子一把将我推开,怒斥道:“你爷爷呢!赶紧叫他滚出来!”

     “放肆!”

     只听到被簇拥在中间的后爸对着那男子喊了一声,紧接着走到我面前,勉强的笑了笑,问道:“爷爷可在家?我有要事找他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