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figcaption id="092563"><wbr id="gpfath"><ul id="URWDVSZA"><cite id="23914"><xmp id="862395"></xmp></cite></ul></wbr></figcaption>
<abbr id="tjqsnhilfr"><blockquote id="90813254"><sup id="KUCGBFXMPN"><colgroup id="WHGDO"><audio id="uspet"><sub id="O5KZErY"><rp id="qjihwvzom"></rp></sub></audio></colgroup></sup></blockquote></abbr>

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五章:阴兵借道
     迷迷糊糊刚醒过来,就听到爷爷在门口敲我的房门,以及爷爷略带焦急的声音:“小宝,张天宝,快起来!”

     我应了一声赶忙起床,因为爷爷很少会在早上喊我,除非是有事。

     我带着惺忪的睡眼跑出来,问怎么了。

     爷爷一边拉着我一边说:“村里死了人。”

     村子虽然不大,但是也有两千来人,死个人也没什么好惊奇,而且平日里那些人都不待见咱们。

     还不等我说话,爷爷紧跟着说道:“王家大屋死光了,听说还死了十几个外地人,赶紧去找找聂海复他们。”

     爷爷这话倒是说得我心里一紧,一来王家大屋有百来号人,怎么一夜死光了?二来咱这里鸟不拉屎的地方,平时基本都没有外地人来,要说这几天来的外地人那就是聂海复他们了。

     听到这我虎躯一震,顿时睡意全无,赶紧跟上爷爷的脚步往外走。

     回想起昨晚做的梦,就把这个梦告诉了爷爷,想看看爷爷能不能给我解解梦。

     哪知道爷爷听完便停下了脚步,拉着我赶紧往后院走,言语中说道:“你个兔崽子,难怪昨晚我总感觉不太好。”

     等到了后院棺材那边,我才发现昨晚遮阳棚上的口子并不是对着棺材头,而是棺材尾!

     我挠了挠头,准备问爷爷会怎么样。

     只听到爷爷一巴掌扇了我脑袋,一个踉跄差点倒在地上,只听到爷爷说:“你个崽子,赶紧给我把棺材打开看看。”

     没对上棺材头又怎么样,至于发这么大的脾气吗?

     想到这我便撅着嘴推开棺材盖,看到里面尸体已经有腐烂的迹象了,这才长叹一口气,心想还好没啥事!

     哪知道爷爷腮帮咬得紧紧,怒目圆睁,刚要训斥,却听到外面传来熟悉的声音,“不好了,不好了!”

     只见聂海复慌慌张张的从门口直接跑进来,等快到咱们身边的时候直接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 爷爷见状赶紧过去,不等爷爷询问,只见聂海复哭丧着脸,锤着地上说:“该死的,昨晚我爹和我儿子都死了!”

 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 听到聂海复的回答我心里一惊,但是爷爷却表现的非常淡然,说道:“阴兵借道,难怪死了那么多人!”

     阴兵借道?

     阴兵借道我是知道的,听说民国时期村里发生过一次这样的事,那次差点整个村子的人都死了,后来是政府把消息镇压下去。

     爷爷问聂海复身边可还有其他人,只听得聂海复带着哭腔说:“就剩下两个贴身的亲兵还有孩子他妈。”

     “赶紧把他们接走,接走以后再去接你身边死去的人,活人要紧!”

     听爷爷这么说了,这聂海复跑的比兔子还快,连滚带爬的就没了影。

     等聂海复走远了我才敢说话,言:“怎么会阴兵借道呢?”

     “你小子还好意思说。”爷爷对我非常不满意,怒斥:“我让你做的事你可照做了?身体见好,这脑子怎么不见好?这事搞不好要出大乱子,你小子不得了。”

     虽然心里有些惭愧,但是怎么能凭这些就判定是我的错呢?

     不等我狡辩完,只听得爷爷上来就扇了我一个巴,训责道:“若那尸体没烂,说明阴魂还囚禁在身体里;如今尸体开始腐烂,棺材头没有受月光,囚在尸体里面的阴魂早就跑出去了!”

     爷爷说的我心里慌得不行,阴兵借道平日在电视上也经常看到,有一种是出现大灾难后死了很多人,这时候阴曹地府的阴兵会来拘魂;还有一种就是阴间发生了战争;最后一种是以前军队打过仗以后,因怨气不散加上天时以及地理因素造成阴兵事件。

     如果这一次真如爷爷所说,那就肯定是第三种,这些阴兵的思维都停留在了打仗的那个阶段,他们自己认为还没有死,还要继续战斗,维护自己军人的荣耀。

     据说前些年云南地区也发生过一次,当时还闹得沸沸扬扬,根据别人回忆当时是一只抗日的国军部队。

     这次聂海复先人的尸体重出天日,将囚禁了一百多年的阴魂给带出来了,而咱们村离哈木湖最近的就是王家大屋,莫非昨晚梦见的奔腾声就是阴兵过王家大屋?

     整个都被屠了,这可好生了得,而且按照爷爷的意思,这次阴兵借道全是我的过错,一百多号人因为我才命丧九泉,造孽啊!

     想到这我赶紧问爷爷怎得是好。

     爷爷二话不说就带着我往王家大屋的方向走去,至于后院的尸体,这下真的只是一堆死肉,葬不葬都是次要的。

     等我们赶到王家大屋,这边早已经挤满了人,事情早在十里八乡传开,公安局的人也到了,在警察旁边站着一个年轻人,看上去非常紧张。

     爷爷的名声其实在村里不小,不过是臭名不小,唯独只有一个人相信爷爷,那就是村委书记,是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,叫李青山。

     原本他是叫李云天,来咱们村改的名,还是爷爷给改的。

     前几年国家大力支持大学生下乡当村官,这李青山当时过来担任村委书记助理一职,两年的时间把村里搭理的井井有条。

     两年任期到了以后就在村里留下,如今也成了村的一把手,深得大伙的信任。

     要说这李青山为什么相信爷爷,这话还要从李青山刚来的那年说起。

     风水上说的是依山傍水,但我们村却不一样,是依水傍山。

     这样的环境下风水上来说肯定是不好的,好在祁旗山是座宝山,硬生生的将风水给改过来,所以才有咱们村这些年的历史,否则这个地方是住不得人。

     但又在左宗棠时期发生过战争,死了不少人,所以一直是阴气沉沉。

     李青山刚来的时候非常不适应,经常生病,也是怎么都治不好,村里人说是有东西在捣乱。

     原本人家大学生压根不信这些,但听说爷爷能从哈木湖带出珠宝以后,也是试一试的心态过来看看。

     爷爷给出的解释是,李青山元神弱,易招鬼,而当时李青山还叫李云天,云天就有柔弱的感觉,加上元神也弱,容易被阴邪之物缠身,改名李青山方可互补。

     后来他听了爷爷的建议,改了名以后再也没有生过病,就连感冒一年都难得几次。

     这以后他就对爷爷是信服不已,认为爷爷改变了自己的世界观。

     村里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,李青云自然也在场,但是当着警察的面李青云也不好多说什么,等警察取证结束以后,这李青云赶紧到爷爷身边来。

     只见他身上已经被汗浸湿,急匆匆的问爷爷:“张爹,这事……”

     不等李青云说完,爷爷就把手挥起来,示意李青云不用再说。

     村里一下子死了这么多人,可是要上报中央的,中央可不认鬼神这一套,必然要问责李青云。

     只听得爷爷说:“青云,这事你先不用急,警察也查不出来,我帮你想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 爷爷这么说,李青云愣了一愣,摸着头说道:“张爹,别跟我开玩笑了,难不成你除了会些六丁六甲,在官场还有关系?”

     爷爷只是笑了笑没有说话,带着我往王家大屋边上靠,一直走到了警戒线旁边。

     聂海复蹲在孩子跟他爹旁边哭,见爷爷过来便赶忙擦擦眼泪,朝我们这边跑。

     上来就气呼呼的问:“按你的话不是没问题吗?怎么变成这幅光景!”

     这聂海复说的也没错,爷爷说的也没错,关键是我的疏忽导致,一时间躲在爷爷后面脸涨得通红。

     爷爷只是用手朝后拍了拍我的腿,对聂海复说道:“你们不愿意火化,我也没办法,若是想活命现在走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 听到爷爷说可以走,聂海复差点笑出来,这人的嘴脸一瞬间就显露无疑,令人作呕。

     “没错,你可以现在就带人去把你先人尸体拉走,找个好风水的地方葬了就行,跟你老婆赶紧滚!否则下一个死的就是你!”

     爷爷毫不客气的说着这些话。

     聂海复听完长舒一口气便准备走,只是爷爷喊住了他,言:“还有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 “什么事!”

     “昨晚的事情闹得挺大,想办法把事情压下去!”

     聂海复皱了皱眉头,说道:“按照你的说法,已经没我什么事了,你跟我说这话不觉得很可笑吗,你怎么就知道我会把事情压下去?”

     “军中政要,私下竟然是如此迷信之人,来这边还死了不少亲兵,想必自然有人收拾你!而且总有一天你要来找他!”爷爷看着聂海复,用手指了指我。

     聂海复要找我?

     只见这聂海复听完爷爷的话后,赶紧对爷爷作揖告辞,嘴里说:“我知道怎么做了!”

     虽然颇有不满之意,但我相信你爷爷这么说他肯定会想办法的。

     在聂海复走了以后,我才问爷爷刚才什么意思?

     爷爷看了看眼前的一片狼藉,告诉我刚才是乱说的,如果不这样说事后李青山肯定会有大麻烦!

     听爷爷这么说,不禁对爷爷竖起了大拇指。

     正这时李青山的喊声又从身后传来。

     “张爹,张爹,不好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