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figcaption id="092563"><wbr id="gpfath"><ul id="URWDVSZA"><cite id="23914"><xmp id="862395"></xmp></cite></ul></wbr></figcaption>
<abbr id="tjqsnhilfr"><blockquote id="90813254"><sup id="KUCGBFXMPN"><colgroup id="WHGDO"><audio id="uspet"><sub id="O5KZErY"><rp id="qjihwvzom"></rp></sub></audio></colgroup></sup></blockquote></abbr>

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六章:镶星之术
     好歹村里的一把手,如此慌里慌张想必又发生不好的事。

     他赶过来喘着粗气说道:“张爹,我升官了,委派我去县城里,下个月生效!”

     升官不应该是一件好事情吗,需要紧张吗?

     我愣了楞,说道:“这有什么不好?”

     李青山拍了拍我肩膀,言:“你有所不知,村子刚出大事,现在又把我调任,肯定是我要倒霉了!”

     语气是越说越无奈,感觉要死的心都有了一般。

     听完李青山说的,我跟爷爷不禁笑了起来,见他这般模样爷爷便说:“放心去吧,你小子面相不错,日后飞黄腾达可别忘了我家小宝啊!”

     其实我跟爷爷心里都很清楚,这完全就是聂海复所为。

     虽然他听得是云里雾里,但我跟爷爷也不好点破,免得人家还觉得欠我们什么一样。

     眼前这边的事情还是一团糟,也没有心思过多搭理李青云。

     身边人多嘴杂,跟爷爷说话的时候也不敢太大声,靠到爷爷身边说道:“阴兵今晚还会出现吗?”

     “不好说啊!”爷爷看着王家大屋,言:“但如果出现,肯定就轮到咱们屋了!”

     咱们村有七八个小的屋下,每个屋下都是一个姓,组成了现在祁旗哈木村。除了王家大屋之外,离哈木湖最近的就是咱们屋,若是今晚再来可就轮到我们了。

     我赶紧问爷爷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 爷爷摇了摇头,让我回家待着。

     这我就不明白了,前面爷爷还说让我要负责,怎么又让我回家待着?

     想到这我便说:“爷爷,我不是要对这件事负责吗?”

     “我改变主意了!”爷爷看都没看我一眼,说道:“这事你现在还负不起责,作为你的爷爷只能来承担这个后果!”

     说着便拉我回家,路上碰到李青云,爷爷喊住他,说道:“青云,这边人太多了不好,你安排一下把人都疏散开,晚上我要过来,从现在开始最好不要有人出现在这附近!”

     虽然阴兵在白天不会出来,但是这里会留下人的阳气。

     李青云对爷爷还是非常信任,见爷爷这般说了以后李青云只是客套的问了问要来做甚。

     等爷爷告诉他,晚上是来捉鬼的时候,李青云眼神里透露出些许崇拜之色,然后抱拳要爷爷注意安全便去疏散人群。

     天黑以后,村里显得格外安静。

     爷爷把我一个人关在家里,自己就这么空手出门了!

     阴兵借道,那可是非常恐怖,特别是这些死了一百多年的老鬼,恐怕是遇神杀神的存在,想到这我不禁为爷爷担忧起来。

     但无奈被爷爷关在家中,心里好生急躁。

     约摸着应该也快到午夜时分了,我躺在床上睡不着,原本寂静的空气中弥漫出一丝阴冷的气味,夹杂着的是一群奔腾之声。

     而且愈发的清晰。

     听到这,我赶忙起身走到大门口,透过缝隙对外面看。

     只是外面漆黑一片,什么都看不到。

     这样的声音大概持续了一个时辰左右,时近时远,时而清晰,时而浑浊。

     等声音停止以后没多久,就听到爷爷进门的声音。

     我赶忙起身去看爷爷,发现爷爷面无血色,花白的头发竟然泛出一丝金黄,全身瘫软在方桌上!

     “小宝,去把祖宗牌位拿过来!”

     爷爷有气无力的说着这些话,令我是在愧疚难当,若不是我的一时疏忽怎么会有这般下场,村里一下死了那么多人,这辈子恐怕都难以接受这个事实。

     等我把牌位那过来以后,爷爷用慈祥的眼睛看着我。

     “小宝,把牌位打开!”

     我小心的把祖宗灵位给拆开,只听得爷爷说:“刚才我已经请阴差将那些阴兵带走,剩下几个漏网之鱼我也送走了!”

     “那爷爷的意思是已经没事了?”

     见爷爷一个时辰就能送走了十二鬼洞里上百年的阴兵,顿时一阵崇拜之情油然而生。

     “阴兵是送走了,你的事情还没完!”爷爷说着便让我拿一只刻刀,将他的名字刻在灵位上。

 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 这话说的让我有些摸不着头脑,灵位上哪是随随便便就刻名字的!只有死人才能把名字刻上去!

     想到这我是百般的不愿。

     “小宝啊…咳咳。”爷爷说话有气无力,感觉非常的疲倦,我赶忙上去抱住爷爷,生怕他有个三长两短。

     “小宝,爷爷没事,你先把名字刻上去,爷爷自有办法!”

     “真的?爷爷,你可不能丢下小宝一个人啊!”

     见我这么说,爷爷反倒笑了起来,骂道:“老爷子我还没死呢,你个瓜娃子,咒我老爷子死啊!”

     听爷爷这么说我才稍微放心一些,随后便把爷爷的名字刻在了灵位上。

     在刻爷爷的名字时,一方面,我在担心爷爷的身体到底有没有问题,虽然我没有看到当时的场面,但是听到那些声音就知道不简单,另一方面,如今这灵位上只差我一个人的名字了,看不清未来的方向,令我实在难受。

     等名字刻好以后,爷爷坐在椅子上几乎要睡着了,我赶紧过去把爷爷拍醒,现在可不能让爷爷睡觉,万一…

     爷爷醒了以后又是把我骂了一顿,说打搅他老爷子睡觉,说刚才都梦到鬼门关了却把他搞醒。听爷爷骂我,心里却非常开心,赶紧问他现在该怎么办。

     “去摆个小桌子过来,备好黄香、蜡烛、黄纸还有贡品,一面镜子,七盏七星灯,公鸡血,红纸一张!”

     七星灯不就是那种跟莲花一样的灯吗?中间一个主灯,旁边七盏小灯的那种!

     爷爷说的这些东西,好像都是做法事才要的!

     不会是知道自己要走了,先给自己做一场法事吧!

     一想到爷爷要离开我,我心里酸甜苦辣不是个滋味,一把抱住爷爷,哪里愿意去准备这些东西。

     我用余光看到爷爷皱了皱眉头,说道:“你小子是不是想死?赶紧给我去准备东西,老爷子要镶星。”

     爷爷说完最后两个字的时候,我一下子把抱着爷爷的手放开,看着爷爷说:“爷爷,镶星你都会?我以前怎么不知道你会这么多东西?”

     “别废话,晚了我就真去灵位里了!”

     我二话不说,赶紧屁颠屁颠的跑去准备那些东西,最出名的使用就是诸葛亮,当年诸葛亮屯军五丈原,自知命不久矣,便在军中设法镶星,想借十二年的寿命,但是事与愿违,命丧军中!

     而前些年的红衣男孩事件,听说也是镶星之术,借命还魂。

     爷爷这么厉害,以前不告诉我,也不教我!

     若不是聂海复那蠢货,说不定我一辈子都不知道这些!

     爷爷既然镶星,那也说明,爷爷知道自己活不久了,又放心不下我一个人,才会选择镶星。

     想到这里,我心里非常急切,火急火燎的去准备东西,虽然家里都有,但也花了不少时间,等到天微微泛白的时候才全部准备完毕。

     只见爷爷缓缓站起来,让我开始烧黄香,蜡烛、黄纸一应物品,再将七星灯点燃按照爷爷的生辰八字方位摆放。

     镜子放在坛上,镜面朝前,法坛的方位坐北朝南,镜子照在南方,将公鸡血放在坛前。做好这些,只见爷爷跪在祭坛前面,将鸡血滴了三滴在红纸上,双手扶住红纸高举过头。嘴里念叨着:“张氏太保,今冒死请命,请马灵星官下位镶煞!”

     只见爷爷手中高举的鸡血开始冒出一阵白烟,半响只听爷爷嘴里念叨:“真武大将军,玄天自上尊,脚踏龟蛇将,宝剑现七星,奉太上老君之命急急如律令!”

     说完只见红纸上的鸡血,已经没有了。

     爷爷缓缓将手放下,再将鸡冠血点在自己的前额、头顶、后脑每处各一滴,对着祭坛扣了三个响头便盘坐祭坛之前,言道:“张天宝,你是我门第十八代传人,镶星乃天命所至,若我命必将终,你要继承我张氏衣钵!”

     说完便闭上眼睛打坐于前,嘴里不知说些什么东西,我就待在一旁站着,一晚上没睡一时之间困意袭来,差点站着睡着。

 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久,只听得爷爷喊我,猛地一个机灵,问道何事。

     “这一共有四十九盏小灯,七盏大灯,大灯为本命灯,若全部熄灭就是我命终之时,若七日未绝,我方可借到一轮寿命。”

     听爷爷说这些,我心里不禁吊起了一块大石头。

     这灯怎么看都是普通的蜡烛,最多撑个一两天不得了,怎么可能七天七夜不灭?

     若是油尽灯枯,那该如何是好?

     正想这些的时候,只听得爷爷说:“小宝,我知道你心里有很多疑问,不是爷爷不告诉你!接下来的几日,你就好生待着,若我能借一轮寿命,我再跟你说具体情况,这几日只有你能进出这个家。”

     一轮也就是十二年,爷爷若能再活十二年,那我可就有福了!

     说完便闭上眼睛再不言语!

     这时天已经大亮,我这不争气的肚子咕噜直叫,我缓缓朝门口走去,生怕掀起了一丝风,心里暗想灯可千万不能灭!

     慢慢打开家门,然后从缝里钻过去,在门上贴了一张纸:家中无人!

     做完这些我方才敢去吃饭,吃个早饭约摸也就十来分钟的时间,等我再回到家的时候,发现已经有一盏小灯灭了!

     我赶忙把事情告诉爷爷,问要不要把灯给续上,只是爷爷坐在那里岿然不动,我心里一惊。

     赶紧把手放到爷爷的鼻子下面,刚伸过去,只听到爷爷说:“不用管灯,你做你的事!”

     爷爷突然冒出一句话,倒是把我吓了一跳,不过心想只要爷爷没事就好。

     但是我哪有心思去做其他的,若是爷爷有个什么事,我心里可要内疚死了!

     想着便也盘腿坐在了东边,陪爷爷一起镶星!

     到了正午时分,只听到外面有人喊叫:“张爹,张爹,在不在!”

     听声音是李青山那小子,没看见门口写着:家中无人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