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figcaption id="092563"><wbr id="gpfath"><ul id="URWDVSZA"><cite id="23914"><xmp id="862395"></xmp></cite></ul></wbr></figcaption>
<abbr id="tjqsnhilfr"><blockquote id="90813254"><sup id="KUCGBFXMPN"><colgroup id="WHGDO"><audio id="uspet"><sub id="O5KZErY"><rp id="qjihwvzom"></rp></sub></audio></colgroup></sup></blockquote></abbr>

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一章:大病引祸
     从小我便身体不好,十二岁那年因为害了一场大病,导致我爷爷跟我阿妈关系恶化,差点家破人亡。

     这事,就说来话长。

     祁旗哈木村,西北边陲的小村落,我就在这里出生。

     阿妈早些年给我生了两个哥哥,只是听说出生没几日便得了破伤风夭折了,过了九年才有的我,而我出生以后没多久,阿爸便先一步走了,家里只有爷爷跟阿妈在。

     咱老张家只剩下我这么一个独苗,对我是百般照顾,给我取名叫天宝—天赐的宝物。

     只是我这不争气的天生体弱多病,几乎是泡在药坛子里长大的,怎么都不见好。

     村里人对于咱家也是经常指指点点,责怪爷爷损自家阴德,搞得现在这幅光景。

     这话,还要从一百多年前说起。

     咱们这里,地处疆地,疆地本就有三山夹两盆之说,而村子正好处在天山跟昆仑中间的塔里木盆地。

     天山跟昆仑中间都叫内疆,也有人说是南疆,又有九曲十八回仙冢,三弯十二窟鬼洞。

     而天山以外到阿尔泰山,都是外疆,也就是北疆,听说那边是蛊的源头,后来在苗寨发扬光大,当然这是后话。

     咱们村子地处天山跟昆仑山中间的塔里木盆地,东边依着昆仑支脉祁旗山,这十八回仙冢就在祁旗山上;西边挨着的是塔里木湖的分流哈木湖,话说十二窟鬼洞就在哈木湖底。

     九州之下,昆仑是天下的太祖山,是图腾。

     照理说,依着图腾而立的村子风水要多好就有多好,但是在百年前却发生了变化。

     清末中兴四大名臣的左宗棠,率军收复新疆,鏖战两年之久,杀得尸横遍野、血流成河。

     只是新疆乃边陲之地,路途遥远。死在当地的清军无人收尸,勉强带走些八旗军子弟,剩下的汉人索性就在仍在哈木湖里,但死者极多,无奈只能把湖底继续挖深,大大小小挖了十二个坑才把人都放进去,再压上些石头防止死人飘起来。

     省时省力,正好也留个青山处处埋忠骨的好名声。

     却不想因为这样,导致哈木湖从宝地变成了怨地,十二鬼洞也就是从这个时候来的。

     听说当年还发生了不少怪事,从那以后没有人敢到哈木湖去,唯独例外的就是爷爷,每次去湖里都能带不少珠宝回来,虽然干了几十年,但关于珠宝怎么来、从何来,爷爷是只字不提。

     不赶巧的是,家里钱虽然多了,但白事、衰事一件接着一件。

     村里人或许是嫉妒,每每见爷爷带着珠宝回来,便嘲讽说吃死人饭碗,早晚要断子绝孙。

     一天两天倒还好,关键是这样承受了十年有余。

     一直到我十二岁那年,那年年初我便害了病,病了一整年,中间有几次差点就过去了。

     阿妈见爷爷还是经常出入哈木湖,又受不了村里人风言风语,终于发作了。

     这天傍晚,爷爷如往常一般回来,背上是一个麻袋,里面装的就是珠宝。等爷爷进门了,阿妈有些阴阳怪气的说:“小宝这病啊,怕是好不了。”

     爷爷只是看了阿妈一眼,然后就把珠宝给倒在了地库里,压根没搭理阿妈。

     见爷爷这般,阿妈便跟着爷爷后面哭:“爸,你就不能不去了吗?过得清贫点又怎么样,小宝要是没了,我也不活了!”

     “你个婆娘怎么说话的!”爷爷听了这话就有些不高兴,主要气的是阿妈也跟别人一样说道起来,我在里屋听得分明:“你要是不想过,那就别过了,老爷子我也是明事理的人,咱家也没个壮丁,不想拖累你,小宝留下,你再找个男人去。”

     说着,便不再搭理阿妈,只听得阿妈撕心裂肺的哭喊,嘴里说着什么自己这辈子也就是张家的人了,只是希望爷爷不要再去了,留小宝一命。

     因为这件事情,阿妈跟爷爷原本就一般的关系,变得更加僵硬。

     这事以后,爷爷倒是歇了几天,只是到了第三天爷爷还是出去了,回来又扛着一包珠宝。

     这下子阿妈彻底发作了,一定要爷爷停下这桩事。

     爷爷也是个犟性子人,两个人当时就杠上了,全因为我的哭声才消停住。爷爷赶来照顾我,阿妈在外面哭,哭的歇斯底里。

     也不知道是过了多久,阿妈的哭声便停了,我让爷爷出去看看。还不等我说完,只听到“扑通”一声。

     听到这,爷爷眉头一皱,赶紧起身出去,嘴里骂道:“这该死的婆娘,莫不是跳到井里了!”

     这我也是听得一脸懵逼,想要起身却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 事后才知道,阿妈当时气得跳井了,咱西北地表几乎没水,完全就靠地下河,所以井都非常深,但水又浅,若跳下去怕是淹不死,但铁定摔死。

     阿妈倒是命大,咱家井口不大,蹭着掉下去倒没有多快,只是却摔断了脚,被娘家人接走了。

     之后倒见过阿妈几眼,但过了几个月便再也没见过,后来听说阿妈改嫁到很远的地方,外公外婆他们也搬走了。

     不过阿妈也再没回来看我,难道我这儿子她也不稀罕吗?

     就这样,往后跟爷爷生活了七八年,如今我也有了20岁的模样,只是身体还是一如既往的弱。

     这天,爷爷如往常一般,早早的就出门。

     不用想便知道,这又是去了哈木湖十二鬼洞那边。

     我虽然有这么大年纪,不过因为身子弱,连锄头都拿不起来,所以只能待在家里。

     约摸过了正午,小睡正酣,只听到外面传来敲门的声音。

     我揉揉眼睛跑去开门,这门一开,发现竟是阿妈。

     看到阿妈体态微胖,衣着华丽,斜挎着一个包,眼里含着泪,见到我以后便一把抱住我,摸着我的头,喃喃道:“小宝,过得可好,一转眼都这么大了。”

     说着扶着我的肩膀,盯着我说:“让阿妈好好看看。”

     我简直不敢相信,有生之年竟然还能见到阿妈,本以为阿妈不要我了,没想到竟然回来了。

     想着眼泪是止不住的流。

     等我回过神来,才把阿妈拉到房里,嘘长问暖好一阵我才知道。

     原来,是爷爷后来找过阿妈,说她命中还有一场姻缘,会在九州之北。

     本以为爷爷是胡乱说的,阿妈去北方打工的时候,竟然被一个有权的人看中,后来两个人婚后便把外公外婆接走了。

     如今得了空,便想着回来看我。

     听得阿妈说这些话,我心里其实是高兴的,因为阿妈如果留在咱家肯定过的不好。

     正想着,阿妈便从包里拿出一沓钱塞在我手里,问道:“爷爷如今可还好?”

     “都好!”我一边说着,一边把钱推回去,言道:“爷爷早上刚去湖边,应该一会就回来了,等着爷爷回来咱们一家人吃顿饭。”

     阿妈虽然应了,但是这钱无论如何都要我收着,说什么身子不好,多买些补品吃吃。

     虽然阿妈说的都是关切之语,但我心里总觉得有些怪怪的。

     等到天快黑的时候,爷爷背着个麻袋又带了一包珠宝回来。

     见到阿妈,爷爷眼里闪过一丝不悦,但看到我在旁边立马又堆着笑起来。而阿妈则是看着爷爷有些拘束,但也是笑了笑,干干的喊了一声“爸!”

     虽然总觉得有些奇怪,但却又说不上个所以然,一家人阔别多年能在一起吃顿饭总是好的。

     等着吃完饭,天色已晚。

     见阿妈要走,爷爷便让阿妈留在这边住一宿,正好可以唠唠嗑。

     晚上我硬赖着阿妈在我房间里陪我说话,也不知过了多久,我竟不知不觉睡着了。

     等我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,夜已经深了,一阵尿意袭来。

     我急急忙忙爬起来去污缸边,一泡尿顿时脑袋清晰了,只是隐约听到内堂有人在争吵一般,我悄悄把门开个缝,侧着耳朵在门缝那边听着。

     发现竟然是爷爷跟阿妈的声音。

     “爸,我现在知道你是为我好!”

     “你还知道叫我爸?你既然知道,你就不该再回来,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回来是要干嘛!”

     “爸诶,既然你知道我是回来干嘛的,那你看…”

     “不可能!”

     “老头子,我感念你当初给我指点迷津,因为你我才有今天,但是你说话不要太过分!如果今天你不答应,我绝不会客气的。你知道的,小宝身体不好,我现在有办法治好他。”

     听到这,我有些稀里糊涂的。

     等阿妈说完这句话,爷爷顿了顿,紧接着,爷爷长叹一口气,说道:“罢了,答应你便是。”

     “这还差不多!”说完便听到拿包的声音,紧言:“那我就先走了,小宝起来,你只说是我有事走了,明天会有人来找你。”

     说完,只听到“砰”的一声,门便关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