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figcaption id="092563"><wbr id="gpfath"><ul id="URWDVSZA"><cite id="23914"><xmp id="862395"></xmp></cite></ul></wbr></figcaption>
<abbr id="tjqsnhilfr"><blockquote id="90813254"><sup id="KUCGBFXMPN"><colgroup id="WHGDO"><audio id="uspet"><sub id="O5KZErY"><rp id="qjihwvzom"></rp></sub></audio></colgroup></sup></blockquote></abbr>

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十三章:割尸取油
     挖坟能有这么多钱?

     之前别人都说爷爷是吃死人饭碗的,我感觉如今自己也正朝这条路越走越近。

     “挖谁的坟”我把铲子抗在肩膀上问道。

     在这祁旗山下能挖谁的坟,村里根本没有人把坟放在祁旗山脚下。

     只听到狗子神秘兮兮的说:“挖仙冢!”

     “什么!”

     狗子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,仙冢都敢挖?

     说完狗子只顾着在前面走,根本不搭理我,好像认为不管是挖什么,我一定会跟上来一般。

     当然这是对的,因为我既然答应了狗子,不管做什么,我都会应下来,当然也是为了那十万块。怎么说呢,感觉自己好像被别人算死了,一言一行都在掌握之中,这种感觉非常不好,难不成女尸、阴兵的幕后主使跟安排狗子来挖坟的人是同一个?

     往山上走了没一会,就看到了第一回仙冢,其实说是叫仙冢,但我真不知道这里面是哪家仙,看起来跟平常的坟包一样,甚至还要低矮。

     我心里默念:对不起了,以后我会多来给你上上香,对不住了!

     大概国人的通性都是这样。

     坟包矮,一个钟头没到就把坟给刨开了,坟墓下面有一口大红的棺材,棺材上长满了许多绿色的青藤,里面是一些女人的衣服,其他的什么都没有!

     这是个疑冢,衣冠冢!

     想来这仙冢的主人应该是个女子,狗子笑了笑,说:“果然没错,第一冢是衣冠冢,走吧,直接去最上面的一个!”

     按照狗子说话的意思,应该是那人告诉他直接去最上面,但是狗子不信,所以问了他第一冢是什么东西,那人肯定告诉他第一冢是衣冠冢了!

     而且前十七冢都可能是疑冢,半山腰的那座坟才是真仙冢。

     我现在对狗子背后的人越来越感兴趣,便走时,我问道:“狗子,到底是何方神圣让你来刨坟的?”

     狗子一直走在前面,而且感觉非常兴奋,我赶上去拉住狗子,看到他正用舌头舔着嘴唇,好像很期待后面的事情一般,对我的问题是一个字都不回答。

     走了好一会才走到半山腰,每每只要走近这些仙冢,你就能感到神清气爽,但是挖了第一座坟以后,之后这些感觉就全都没有了,取之而来的是不安和急躁。

     看到第十八回仙冢的时候,狗子急忙叫我开始一起挖坟。

     半响,这坟已经挖了七七八八,当我看到这口棺材的时候,眼皮狠狠跳了几下。

     这是一口血红色的棺木,跟第一口棺木一样,这口棺木上同样也长了许多的青藤,纵横交错,宛若一张巨大的网,将那口棺材包裹在里面。

     狗子直接跳进坟坑中间,冷冷的笑了一声,从背包里摸出一把匕首,直接把缠绕在上面的青藤给挑断,随后,他又从背包取出一根小巧的撬棍,生生撬开棺材上的八根封棺钉,直接掀开了棺材盖。

     里面躺着一个身着暗红寿衣的女子,脸色苍白,就连嘴唇也是惨淡无光,打开棺材以后原本就无光的皮肤开始迅速氧化,尸斑浮现在身上,双眼黯淡浑浊,面容极为狰狞。

     或许是心理作用,我总感觉一股阴冷的气息从棺材里散发出来,让我不禁打了个冷颤。

     狗子前一秒还是胆大,等真的见到这女尸以后脸色也不好看起来,能清晰的看见裤腿在抖动,只见他咽了口唾沫从背包里摸出三炷香,点燃后插在棺材前面,嘴里了说了一句‘得罪了’就低头跪下,边磕头嘴里边捣鼓着什么,但是我没有听清楚。

     之后狗子从背包里又拿出一个很小的木盒,里面打开竟然是一个小孩的尸体,不对!是还未出生的小孩,因为这个尸体眼睛鼻子还没张开,不仔细看你都分不清眼睛鼻子!

     这尸体是从何而来,竟然这般狠毒辣手。

     只见狗子小心翼翼将女尸的寿衣给掀开,我看到这女尸的肚子上有一个很大的伤口,隐约能看见一堆肠子,狗子慢慢将小孩放入其中,这个位置约摸刚好是盆腔子宫,难不成女尸是怀孕的时候死了,死后肚子都被刨开了!

     做完这些,狗子赶紧把女尸肚子上的伤口给合上,然后再将寿衣给扣紧。

     想到这不禁有些作呕。

     但是狗子刚做完这些,便拉着我赶紧退出了坟坑里,告诉我从现在起不管发生什么都不要有任何的声音,接着死死的盯着棺材里面,好像非常的期待。

     懵然间,棺材中的那尸体竟然动了动,双手慢慢的抱住微微隆起的腹部,狰狞的脸上竟然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,好像对狗子的行为还非常满意一般。

     看到这一幕,我头皮都麻了几圈,鸡皮疙瘩从后背一直升到头顶,几乎要叫出来,好在我牢记了狗子的话,捂着脸都不敢看这一幕。

     狗子却不同,看到女尸这般模样突然又兴奋起来,急忙有从包里拿出一把军刀,竟然开始锯这女尸的下巴。

     简直令我叹为观止,最惊讶的是这尸体竟然很配合的伸了一下脖子,原本我还以为是自己眼睛花了,揉揉眼睛发现一点都不假!

     我见狗子把女尸的下巴割完以后,从背包再取出三根黄香,插在地上点着然后将下巴供在前面,又拿出一根手腕粗细的白蜡烛和一个透明的小瓶子。

     之后狗子做的事情真是让我惊呆了,我看到狗子拿着下巴肉就蜡烛上面烤,另一只手拿着小瓶子放在下面接着。很快我就看到一缕淡淡的液体从下巴肉上流下来,而棺材里的女尸就像能感受到一般,一张脸扭曲成诡异的姿态。

     过了好一会,狗子手里的小瓶子里面已经装了个七八分,收好瓶子以后将剩下的一点下巴又放在了原来的位置,因为烧出来的油有一定粘性,所以很快就粘上去了,这时候再看这女尸其丑无比,而且愈发的狰狞。

     这一整套的过程,就是为了那一点点液体?

     尸油吗?

     在磕了几个头以后,就准备关上棺材盖了。

     但是就在这时候,一只乌鸦远远的叫了一声,飞到这边绕树三匝,直接落在了棺材盖上。

     这一大晚上的上的,突然出现这么一个乌鸦,还发出这样的怪叫,不禁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 乌鸦是非常不吉利的东西,一般喜事和丧事都不允许这样的东西出现,包括祭祀之类的活动,更是不可以出现。突兀的乌鸦让我们两个人脸色非常难看,狗子沉着脸挥舞手中的铁铲正要赶走那只乌鸦。

     没想到,它飞起来竟直接落进了棺材里!

     看到这一幕,李虎似乎愣住了,脸色除了难看之外,还有一丝丝的恐慌,这家伙也不知道是不是太紧张还是怎么,也不将乌鸦赶走,而是直接盖上了棺材板子。

     等着一切做完以后,狗子从坟里爬出来,匆促的叫我赶紧把土填起来。

     虽然心中有几个疑问,不过看着狗子这般苍白的脸色和焦急的神情,心中多少也有些不安,急忙按照他的吩咐开始填坟。

     折腾到了下半夜,仙冢是填完了,狗子就急匆匆的拉着我赶紧离开祁旗山,还叮嘱我路上千万不可以回头。

     等到了村里,狗子才停下脚步,对我说:“天宝,这是千万不能跟别人提及,否则是有大麻烦!”

     即便他不交代,我也不可能把这样挨千刀的事情跟别人说,但是我正好借着这个机会问问他,言道:“那你先跟我说说,是谁指使你这么做的;还有你要尸油干嘛;仙冢里为何是这样的一具惨死女尸?这些你最好跟我好好说道说道,否则别怪我把今晚的事情捅出来!”

     我这刚说完,狗子便用奇怪的眼神看看我,说:“那人说的可真对,让我不要跟你说话就没事,我这一跟你说话你就没完没了,还威胁我!你要说就说吧,反正这事做完以后我就要去云游四方了!”

     狗子给了我一张支票就走了,刚走出去几步就回头说道:“天宝,我还是忍不住要说一句,回去赶紧跟你爷爷说把家搬走,去其他地方落脚,可别在村里待了!”

     说完头也没回就走了,径直朝曹羽家的方向去了!

     边走还边说道:“尽快搬家!”

     带着种种疑问,狗子还不知道爷爷已经离开家里了,我一个人偷偷摸摸往家赶,哈木湖底是尸体,祁旗山上的仙冢竟然也是死人尸体!

     躺在床上,我却怎么也睡不着,实在是太刺激了!

     不论是狗子把小孩塞到女尸的肚子里还是最后的乌鸦,都让我深深的铭记在脑海里,这小孩到底是女尸的亲骨肉还是虽然便找的?

     堂堂祁旗哈木村的仙山,年年拜祭的仙冢,为何里面是这样污秽的东西!

     脑袋里各种疑问,不敢闭眼,虽然我不怕这些东西,但是我现在一闭上眼睛就能想到女尸狰狞诡异的笑容。

     就这样,在床上翻来覆去一直到了天亮!

     第二天,我就听说狗子已经离开了村子,至于狗子最后说的那些话我倒不以为然,让我离开从小生长的村子,那不是要我的命吗?

     可是事情到了第三天的时候,好像真有些不一样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