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figcaption id="092563"><wbr id="gpfath"><ul id="URWDVSZA"><cite id="23914"><xmp id="862395"></xmp></cite></ul></wbr></figcaption>
<abbr id="tjqsnhilfr"><blockquote id="90813254"><sup id="KUCGBFXMPN"><colgroup id="WHGDO"><audio id="uspet"><sub id="O5KZErY"><rp id="qjihwvzom"></rp></sub></audio></colgroup></sup></blockquote></abbr>

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十章:阴曹地府
     村里又死人了,这事让我冲击不小,本来我是过来帮李青山破案的,没想到在山上遇到了鬼,回来就睡了两天两夜。

     我赶紧问死了什么人。

     “死了两个女的,一晚死一个!”

     李青山急的都要把头给挠破了,我赶忙起身让他带我去看看。

     “已经火化了,不用看了,死状跟之前的女尸一模一样,都在山上死的!上面派人过来查但是也没有个结果,你说这事可怎么才好!”

     眼看着李青山没多久就要走马上任,节骨眼上怪事频发,明面上这一定是跟山上的那个阴兵有关,但是背后推手却连碰都没碰到一次。

     眼下最重要的是先解决这个阴兵,只要阴兵解决了,顺藤摸瓜总是能接触到。

     想到这我便挤了挤眼睛,今晚看来还得再上一次祁旗山。

     而且离爷爷的七天之期只有三天了,若是三天之内什么都做不成,还天天死人,那爷爷出来想必又要亲自出马了,可不能再让爷爷做这些事,哎,也不知道爷爷现在情况怎么样。

     总之这事我一定要想办法解决,至少要先解决这个阴兵。

     我赶紧把小木箱子拿过来,原本里面装满了符咒倒看不出来什么,现在符咒都快用完了,只见小木箱的壁上有些奇怪的花纹。

     这些花纹虽然看着没什么规律,但我觉得没这么简单,既然是个木箱子,没必要大费周章在里面刻花纹,想到这我便问李青山可懂这些花纹的意思。

     只见李青山刚看到这些花纹以后便皱了皱眉头,看了半响才说:“天宝,这个花纹怎么有点像印记之类的东西?”

     印记?

     我赶忙让李青山说详细些。

     “早前我还在大学的时候,经常会看一些天涯、贴吧之类的东西,有一次我看到别人说,明朝花瓷中发现通往阴间的印记,下面还带了图片,是一个大花瓶,里面有一些奇怪的花纹!虽然时隔许久,具体的图案不太记得,但跟这个好像差不多,而且下面有人说自己就是通过这个去了阴间。”

     这么神乎?

     但是我多少有点不信,毕竟我没有亲眼所见,而且就这个花纹怎么就能去阴间呢?

     只听到李青山继续说道:“诶呀天宝,没想到啊,世界上还真有这样的东西!”

     “别扯了,是真是假都不知道,退一万步来说,就算这是通往阴间的印记,又有什么用呢?”

     我见李青山满嘴跑火车,便没有搭理他,准备起晚上可能需要的东西,但是这次我不准备带李青山去了,万一出了啥事我可担不起这责任。

     等我把东西准备好,也已经快到晚上十点钟了,我让李青山在家好好待着,若是明早我还没有回来就去山上给我收尸。

     之后我便头也没回的就走了,背着一个木箱子,里面装了狗血和鸡血还有我未开苞的童子尿,手里提了一柄桃木剑。

     颇有些‘壮士一去兮不复还’的悲壮。

     我从小路直接插到祁旗山脚下,非常的安静,或许暴风雨来临前总是这样。

     沿着山路一直往上走,但是快到半山腰的时候,我发现前面有一个白影!

     这个白影晃晃悠悠的就往山上飘,我小心的半蹲下来,慢慢跟着后面往上走,到了半山腰我发现这白影竟然是个女人,借着月光能看见袭一身白色长裙,走路的姿态又有些熟悉!

     这不是村里曹家屯的曹羽吗?

     这女孩平日里都非常的乖巧伶俐,这是喝了酒还是怎得,竟然要上山!

     刚要上去喊她,我脑子里一个机灵,不对,之前死的人会不会也是这样上山的吧?

     想到这,我便跟在后面不远处,想要看看到底是怎么个情况,一直跟到了山顶,突然周围的温度降低了许多,曹羽竟然要开始自己脱衣服,我不由的捏紧了手中的桃木剑。

     我仔细看了看周围的情况,估摸着那阴兵可能要出现了。

     只见曹羽缓缓拨开自己的头发,将套在身上的白裙缓缓撩开,肩膀颤了一下裙子便沿着身体滑落下来,这皮肤光滑如水,整个身材一瞬间就映入眼帘。

     身上仅剩下的只有一件内衣,星光照耀下,皮肤晶莹剔透。

     没想到,这女子竟然是这般的尤物,别说鬼见了受不了,就是我这般有定力的男人都难以忍受。

     正想时,突然空气中的温度骤然下降,不禁打了个冷战,赶紧回过神来捏紧手中的桃木剑,另一只手上已经拿了一碗黑狗血。

     眨眼的时间,曹羽身后出现了昨晚的阴兵!

     虽然看不见正脸,但是我看到这阴兵的一双手一件摸到了曹羽的肩膀,顺着肩膀要往下摸。

     好家伙,真的是阴兵在捣鬼,幸亏今夜遇见了我,否则又要让他得逞了!

     我见时机差不多已经成熟,赶忙冲上去对着阴兵身后就是一剑,不曾想可能是动静太大,这阴兵马上就发下了我,只是我已经很接近他了。

     只见他顺着就用手一挡,我便被他拨了个四脚朝天,但是我的黑狗血也泼到了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 只听见“滋滋滋”的声响,阴兵不由的露出满面狰狞之色,当手离开曹羽的肩膀,只见便应声而倒,笔直的摔在了地上!

     我现在也顾不得许多,拿出小木箱里的另一碗公鸡血就要对着阴兵泼去。

     但是若我这一泼那可就没其他东西了,赶紧得省着点用,想到这我便用桃木剑沾了些鸡血,对着阴兵又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 这次阴兵可没有用手来挡,只是轻轻的一闪就躲开了我的桃木剑,以一个诡异的姿势对我拍了过来。

     我一时之间还没有反应过来,见已经没有躲避的空间,便顺手把鸡血给泼了出去。

     “啊呜”只听到这阴兵竟然发出极其痛苦的声音,看来这公鸡血还是有些用的,只是我已经全都用了!

     鸡血全都洒在了阴兵的手上,只看到他的手就像是碰了硫酸一样,很快就少了一截。

     没想到这鸡血竟然有这般威力,想着我便用沾了鸡血的桃木剑再次刺向阴兵,这阴兵虽然战斗力不强,但是好歹是一百多年的老鬼,这次把他激怒以后,只见他猛地一跃便躲开了我的剑。

     从天上直接对着我击来,这速度之快,令人咋舌。

     我也来不及多想,把小木箱打开,对着阴兵就是一扔,嘴里喊道:“狗日的,去死吧!”

     只见最后的一点符咒和童子尿同时碰到了阴兵,瞬间阴兵的手就烧了起来,能看到他异常的痛苦,但是鬼都是该死的,不能存在于世上,想着便一剑刺向他。

     这下阴兵急了,直接用燃烧的双手来挡,手起刀落,这阴兵的双手就直接给砍掉,化作一缕青烟飘散了!

     没想到才短短的两天时间,阴兵竟然开始产生了灵智!

     若是单纯的阴魂,绝对不会用已经废了的手来挡,都知道弃卒保车,若是再不解决,等他完全拥有灵智以后可就不妙了!

     但是刚才的鬼火也把我的桃木剑给烧断了!

     这阴兵缓了过来以后,看着我诡异的笑起来,好像再说:嘿,现在就轮到你小子死了!

     什么都没有的我,不自觉的开始往后退,这阴兵却是步步紧逼,虽然没了双手,但是鬼物属阴,人属阳,他即便不用手也能要了我的命。

     想着便要开始跑,但是曹羽还着这里,我怎么能就这样跑了,要知道我上山的目的是什么。虽然平日村里人都不怎么待见我,不过好歹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,若是这样能让村里人不再对我家指指点点倒也值得。

     只是我身边现在也没有个能打鬼的东西,这阴兵“嗖”的一下,就朝我飞过来。

     眼看着就要撞到我,但是我却不能动弹,腿酥软无比!

     正在这个时候,我脑海里突然一片混沌,感觉有些昏沉,眼前的东西都有些恍惚。

     过了不知道多久,我感觉灵魂被吸了出来一般,非常的痛苦,不由闭上了眼睛。等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,我竟然深处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里,抬头一看,只见一块大匾,上面写着“阴曹地府”四个大字!

     我死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