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figcaption id="092563"><wbr id="gpfath"><ul id="URWDVSZA"><cite id="23914"><xmp id="862395"></xmp></cite></ul></wbr></figcaption>
<abbr id="tjqsnhilfr"><blockquote id="90813254"><sup id="KUCGBFXMPN"><colgroup id="WHGDO"><audio id="uspet"><sub id="O5KZErY"><rp id="qjihwvzom"></rp></sub></audio></colgroup></sup></blockquote></abbr>

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二十四章:活的干尸
     对于梁非凡说的万两黄金那我是真的不清粗,我只知道爷爷经常会从哈木湖带回很多金银珠宝。然后将这些放在地库里,至于地库里我只去过一次,还是爷爷走后告诉我里面给我留了些生活费我才进去,但是进去以后却又发现,只剩下些渣滓。

     所以对于这事,我就不太清楚,但我能确定家里肯定有些黄金,但是有没有万两,那就根本知道。如果真有,爷爷是怎么把那么多黄金带走的?

     想到这,我只是告诉梁非凡黄金是有,但有多少却不清楚。

     说完以后,梁非凡和宿夏通这才点了点头,说道:“你是天生阴体,明阴阳,通鬼神,想必也应该去过下面了吧!”

     见我点了点头以后,宿夏通接着说:“若不是家里藏着黄金压身,怕你早就死了!你们村子出的事情,恐怕跟你也有些关系,想你这种阴身虽然有不少,但能到你这般纯正的阴人,却是很少,至于他们的目的,尚且还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 等着宿夏通说完话,梁非凡也是迫不及待的说道:“你来这里的时候,身上已经有了尸淫,应该是你跟那个淫仙有过接触,不注意的时候中了尸淫,若不是你阴体护身,怕都来不了这里!”

     被他们说的云里雾里,我是越来越懵逼。

     现在那些已经不重要了,重要的是原本我以为只要联系到宿中通,一切都可以迎刃而解,没想到他们根本不知道爷爷这号人物。

     我想着便试探的问道:“会不会是你们年纪不够,跟我爷爷不是一个时代的人!”

     我指了指宿夏通,说道:“要不,你问问你父亲,看看可知道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 “这个都不是大问题!”宿夏通几乎是拍着胸脯跟我保证的。

     但是我知道当务之急并不是急着联系宿中通,村子已经那样了,就算宿中通有办法带我回去,但是村里人还有没有剩下的就是个问题,与其跟那些不确定生死的人较劲,还是要先把曹羽给弄出来!

     要说梁非凡骗我,那肯定是临时起意,她又是怎么会知道呢?

     又是如何把我们引导院子里,发生后面这一系列的事情。

     我仔细回想整个过程,出现了两个女人一个小孩,一个女人是淫仙,小孩是淫仙鬼!都躺在灌木里,而院子里当时出现的活人,又是谁?

     我把所有的疑问和情节都说给了他们两个听,梁非凡想要先说,但是还没开口,这宿夏通已经插进来,言:“我们会帮你找到曹羽的!”

     从我见到宿夏通开始,他的话就不多,而且死板严正,完全不像是一个年轻人的作风。这种大家作风,我只在电视里看到过,而且电视里只有富二代有这般感觉,说直白了就是优越感、高冷的感觉!

     “我师弟虽然骗了你,但他绝对没有恶意!”宿夏通惜字如金,难得说了一句为梁非凡开脱的话!

     按照梁非凡的性格,应该现在正旁边笑的合不拢嘴,但是他却很严肃,认真的说道:“炼鬼人行踪飘忽不定,难以捉摸,他们若是想找一个人不难,但是别人想要找他,那确实难于上晴天,搞不好还要丢了性命,要不然刚才我早就追出去了!要不是你刚才分散了她的注意力,恐怕她连师兄都能伤了!”

     “我有个想法,不知道是否成立!”

     冷不丁的见我说了这么一句话,他们两个都是诧异的盯着我,好像在说,我还能有什么办法?

     见状,我也不磨蹭,言:“淫仙走之前说会安排交易事宜,但是如果她来安排,肯定不会有太好的事情,我们绝对不能坐以待毙!”

     “说重点!”

     见我虚了吧唧的说一通,他们两个几乎是同时不耐烦的说了这句话。

     我挠了挠头,尴尬的说道:“曹羽走之前说的是,纹身!虽然我没看到纹身,但是这纹身应该是比较特殊,不然曹羽不会拿这个说事,或许这就是某种印记或者联系方式!如果顺着这条线往下延伸,说不定就能找到淫仙了!”

     要知道,爷爷给我的箱子里面就是通往阴间的印记,那么纹身同样可能是类似功能的印记。

     说完以后,他们两个相互看了看,梁非凡兴奋的拍了一下我的脑袋,兴奋的说:“小子,你不傻嘛,脑瓜子还挺灵活的!”

     而宿夏通这个木头疙瘩,也露出了赞许的目光。

     我自信心顿时提高了不少,村子几乎一瞬间的时间就毁了,我的世界都动摇了。要不是爷爷的话支撑着我,我还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。

     事情到这里好像已经明朗了不少,很多真相慢慢的我也摸清了。

     但是事情还有个奇怪的结,那就是聂海福跟阿妈的事情,若不是聂海福和阿妈非要爷爷背尸出来,村子恐怕也不会这样。还有狗子又是个什么情况?现在已经无影无踪了!

     看来这事处理完,若我还有命活,恐怕还是要去一趟聂海福那边,虽然爷爷让我不要跟他们有所接触,不过为了事情的真相,这一步我怕是一定要走,正好聂海福不还找我有事吗?

     还有他那个该死的手下,竟然敢暗算我!

     事情恐怕我才只搞清楚了一半,还有很多东西需要我去摸清楚。

     我刚想到这些事情,那边的梁非凡眼神却黯淡了下来,捏着下巴说道:“光是县城里就有十几万人,我们要怎么样才能找到手上有纹身的人呢?总不至于一个个去看吧!而且我们也不知道这纹身是什么样子,连轮廓都都没看清!唯一的线索就是,下世家有一个护法一族手上纹有纹身!”

     梁非凡说完以后,宿夏通也是搓了搓嘴巴,低头暗语:“下世家有三家,每家都有三个护法,每一族少说都有几百号人,这等于是海里落针!”

     眼下看来,唯一的线索只剩下南门街内的那个老房子了!

     在征求他们两个的意见以后,我们就决定明早出发去看看,只要是她们出现的地方,就有可能遗留下线索。

     我耐着性子等到了天亮,三个人便往南门街那边赶去。

     已经来过两次,这第三次已经是轻车熟路,跟着他们两个很快就到了这边。

     来到这边以后,很明显能感觉到这边已经没有之前那么阴森的感觉,显而易见,淫仙跟淫仙鬼肯定不在这里,唯独希望的是,这边能留下一丝丝的线索。

     院门是大开着,里面也没有了棺木,空荡荡的。

     三个人一起进去,有两个保镖护着我,心里特别的舒坦。

     才过了一晚上,原本干净的院子竟然显露出一片破败的景象,根本不像是有人住在这里。

     我们在院内寻找了很长时间,就死连砖缝都扒开看了,就差挖地三尺。

     在院子里寻了一番以后,唯一留下的就是地上的蜡烛油,宿夏通捏了捏蜡烛油,闻了一下,立马皱了眉头,说道:“这是尸油蜡,竟然用这个来养鬼,真是该死!”

     这个我之前就见过,而且第一次见的时候还是在村里,狗子带我去的!

     至于是不是同样的,狗子在这件事情当中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,目前还不知道。

     看到院子里已经没什么线索,我们便到屋里看看,一共有三个房间,我们正好三个人一人一间寻找。

     我径直朝主卧走去,而他们两个则去了偏房。

     主卧估摸着得有三四十平,被一个屏风给隔成了两半,我仔细搜索完外面一截发现没什么线索以后,刚踏过屏风后面,只听得两声叫喊。

     一声是外面梁非凡的,喊道:“这边有东西,这边有个东西!”

     而我这边是,一声尖叫!

     我不知道梁非凡那边是什么东西,但是我知道,我这边这个东西几乎要把我吓死!

     这场景我是要记得一辈子的,里面有两张床,床边有一口棺材,血红色的棺材!一张是空床,另一张床上躺着一个人!

     不对,不是人!

     这个东西全身干黑,说他是人,但是整个身体好像被抽空了一般,只剩下一层皮粘在骨头上,像是一个大号的风干腊肉,更让我骇然的是,我进来的时候,这个人躺在床上扭头看向我,但是他的眼睛呆滞,连转动都做不到!

     卧槽,这根本就不是人,是干尸!

     但是说他是干尸,他分明又是活的,甚至贴着胸口的皮在不停的跳动!

     我叫喊了一声,转身就要跑,疑惑他是人是尸的时候,他竟然开口说话了: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 是人,心在跳还能说话,的确是人!

     知道是人我这才擦了擦额头的冷汗,不禁发出,年年怪事有,今年特别多的感慨!

     我转身往后看的时候,只见他竟然还站了起来,一脸干瘪的样子看着令人不敢相信这样都能活着!

     这人到底是什么来头?